校友风采|Anne-Laure Kiechel :与国家为友的银行家

错误信息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在 include() (行 3/var/www/html/www.china.exed.hec.edu/sites/all/modules/custom/hec_newslist/theme/hec-newslist-weibolist.tpl.php).

图片

 

图片

Anne-Laure Kiechel | HEC 校友 (H.99)

Global Sovereign Advisory(GSA)创始人

 

▐  背景介绍

  • 1975年 - 出生于莱茵河畔,童年在法国、德国、瑞士、美国等地度过

  • 1999年 - 于纽约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开始职业生涯

  • 2009年 - 加入罗斯柴尔德投资银行(Rothschild & Co .)

  • 2013年 - 任罗斯柴尔德投资银行管理合伙人,为多国提供咨询服务

  • 2018年 - 入选《名利场》第19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法国人”

  • 2019年 - 创立Global Sovereign Advisory(GSA),专注于全球主权咨询

 

01. 与国家为友

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银行高管Anne-Laure Kiechel(H.99)创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Global Sovereign Advisory(GSA),专注于全球主权咨询,目前,解决债务问题是她所努力的方向。

当Anne-Laure谈到这件事时,充满了感情和一丝怀旧。在2016年,当希腊正为前所未有的国债困境挣扎时,Anne-Laure曾被要求向该国总理Alexis Tsipras提供建议,她回顾道:“每天都很紧张,包括晚上也是。我们必须为这个国家挽回一些已失去了八年之久的信誉,并为其回归市场做好准备。如今,当我走在雅典的大街上,听到人们赞扬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时,我告诉自己,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不是徒劳的。”

图片

尽管Anne-Laure曾被希腊日报《Phileleeftheros》称为“在Tsipras耳边窃窃私语”,如今她仍在为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提供建议。2020年,世界不再关注希腊;全球经济因其他原因陷入动荡,但当我们问Anne-Laure是否愿意再接受一次这样的危机管理任务时,很明显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02. 与HEC Paris结缘

Anne-Laure喜欢挑战。小时候,她对音乐很感兴趣,每天花六个小时练习钢琴,直到她意识到自己永远不会成为一名在音乐会上演奏的钢琴家(尽管她仍然喜欢歌剧)。十几岁时,Anne-Laure在瑞士、法国、美国和德国都居住过,得益于此,她学会了三种语言。作为独生女,Anne-Laure也耳濡目染着父亲的坚持与信念,她父亲是一位新教药理学家,致力于人道主义事业(包括开发抗疟疾药物)长达十年之久。

 

      

*Dr. Schweitze(全名Albert Schweitzer,1875~1965)

二十世纪人道精神划时代伟人、一位著名学者以及人道主义者。提出了“敬畏生命”的伦理学思想。

1913年他来到非洲加蓬,建立了丛林诊所,从事医疗援助工作,直到去世。

Dr. Schweitze于195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有一段时间,Anne-Laure梦想模仿她的偶像榜样Dr. Schweitze,但在Louis-Le-Grand预科学校学习并取得数学硕士学位后,她听从了一位朋友的建议 —— 参加巴黎HEC商学院的入学考试。“我对金融有点兴趣,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要进入的是什么行业!”这位年轻的学生在关键时刻来到HEC,时值*欧洲管理学院和国际企业联盟(Community of European Management Schools and International Companies)正与高校、跨国公司和非政府组织之间建立联系,并刚刚设立了一个国际文凭。

*CEMS商学院联盟(前身即Community of European Management Schools and International Companies,现更名为 Global Alliance in Management Education 全球管理学联盟协会)成立于1988年,由世界顶尖的商学院和大学与跨国公司和非政府组织合作。

图片

△ Bruno Solnik教授

Anne-Laure觉得自己像个开拓者,她在巴伐利亚和伦敦完成了实习,回到法国后,她陶醉于Bruno Solnik(1973年9月被聘为巴黎HEC商学院的杰出名誉教授)开设的金融课程,认为该课程是“理论与应用之间的完美平衡”。

 

“以债务为借口,领导人实施了并不总是合理的紧缩措施。”

 

03. 科特迪瓦、希腊、塞内加尔、阿根廷…

1999年,Anne-Laure在纽约雷曼兄弟的债务部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她回忆道:“在2008年那场惊人的破产导致一切崩溃前,它给我留下了终生的印记:那种不公平的感觉,一些人的行为方式……” 罗斯柴尔德投资银行不仅仅是一个安全的港湾,在该行位于巴黎梅辛大街的总部,Anne-Laure加入了咨询部并于2013年底被任命为管理合伙人。“我一直对公共政策问题非常感兴趣,所以我建议在该行设立一个主权咨询部门。” Anne-Laure建议道。不久,科特迪瓦就成为了该行的第一个主权咨询客户,乌克兰、塞内加尔、阿根廷,当然还有希腊也加入了该行列。巧合的是,她在2018年离开罗斯柴尔德时,正好赶上了希腊宣布自救助计划开始以来第一次终于摆脱债务。

图片

随后,Anne-Laure创立了咨询公司Global Sovereign Advisory(GSA),其理念是,如果想要真正帮助一个国家,就不应该仅仅是处理它的债务,还应该处理它的财政管理、经济甚至社会政策问题。相对于银行给出的方案,这是一种全面的解决方式。

 

04. 坚守在幕后

受到新冠病毒危机及其所涉及的所有不确定性影响,需要咨询服务的国家急剧增加。GSA团队已经与大约20个客户合作,主要是发展中国家(非洲、巴尔干和中东)的国家元首,目前正以突击队的方式进行运作。银行家以及许多其他领域的专家,都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与政府建立联系,技术能力并不是万能的:一些心理学的知识,以及对每个国家的深入了解是被邀请到“内阁”所需要的。但这种亲近会导致一些非议,如新闻界并不总是温和地对待王权背后的权力,他们认为这些权力引发的问题和幻想一样多,也常指责他们干预民主进程。

图片

△ 希腊前总理Alexis Tsipras

Anne-Laure对这些批评置之不理,并明确指出:“顾问们应该始终站在幕后,并意识到他们的建议可能不会被遵循,同时仍然忠于自己的道德标准。”当一些人指责她破坏了选举政纲的“纯度”时,她指出政治需要实用主义 —— “政纲本质上是流动的。在一个充满危机和意外事件的世界里,很少有领导人能让一切都完全按计划进行,一个国家的真正领导人应该能够以一种有利于国家公民的方式适应环境。” 并再次提到Alexis Tsipras,认为这是一位“随时准备倾听的总理,能够做出非取悦选民,而且并非与自己政治信念一致的决定”的人,这不仅涉及明显的财政问题,还涉及他解决与北马其顿冲突的方法,甚至可能会让他失去连任。

 

05. 花得更多还是花得更好?

在当前大环境下,政府支出大幅增加,电视节目中充斥着人们就应该做什么发表意见,Anne-Laure努力让人们理解债务、公共赤字和复苏计划。2019年底,她协助成立了巴黎政治学院首位主权债务讲席。

“债务是一个突出的政治主题,其机制人人都应该了解。以债务为借口,各国领导人实施了一些并不总是合理的紧缩措施,为了平衡这一点,现在人们倾向于相信,可以在不面临任何后果的情况下负债越来越多。”她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关于债务的重要性不在于有多少,而是借来的钱要如何使用。“好债务”是用于造福后代(对培训、教育、保健或生态转型的投资),而“坏债务”则是为政府活动提供资金。

图片

作为一名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Anne-Laure强烈支持精简行政程序,尤其是有关法院和警察的行政程序。“说官僚太多或不够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首先要问的是,合适的人是否在合适的地方。我们需要实现政治承诺与不同政府实体实施承诺之间的一致性,即使这意味着要改变我们做事的方式。”

“我们所经历的危机表明,权力下放的改革并不那么成功,我们的医疗体系并没有在全国各地提供同等水平的服务。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连贯的社会项目。Anne-Laure指出,法国可以从遥远的南部国家学到一些东西,塞内加尔总统Macky Small通过他的“振兴塞内加尔计划(Emerging Senegal Plan)”,已经能够把公民团结在一个旨在从现在到2035年逐步消除社会不公正的项目上。而在对Alexis Tsipras“窃窃私语”之后,Anne-Laure难道不想对法国领导人“窃窃私语”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