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与Hedwige Chevrillon在BFM频道后台的24小时(下期)

错误信息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在 include() (行 3/var/www/html/www.china.exed.hec.edu/sites/all/modules/custom/hec_newslist/theme/hec-newslist-weibolist.tpl.php).

图片

图片

Hedwige Chevrillon | HEC 校友 (MBA.84)

BFM有线电视频道 主持人

▐  背景介绍

Hedwige Chevrillon (MBA.84)自2004年任职于BFM有线电视频道至今,其主持的L’Heure H是法国最受关注的经济脱口秀节目之一。今天,我们跟随她在BFM的后台度过了一天……

相关链接: ”校友风采|与Hedwige Chevrillon在BFM频道后台的24小时(上期)

AUX 3 Présidents餐厅,下午1:23

在现场表演激动人心之后,肾上腺素水平下降。我们走得更慢,说话更轻声,气氛更轻松。

“我该带你去哪里吃午饭?” 她问我,“我们可以去自助餐厅,但那可能会很无聊。” 

最后,她决定在Aux 3 Présidents订座,这是Altice大本营内的一家法式餐馆,它的名字让人想起总厨曾在法国连续三届总统任期内为爱丽舍宫(Elysée Palace)服务。

这家店亦如现实的名利场。

BFM电视台主持人Ruth Elkrief坐在我们后面;解放党(Libéation)负责人Laurent Joffin坐在我们的左边;前来接受采访的篮球明星Tony Parker坐在我们的右边;L‘Express的负责人Christophe Barbier坐在稍远的地方……这是狗仔队的天堂。

法国媒体交织在一起的一个象征是:Patrick Drahi与一位BFM商业明星同坐在一张桌子边,一家报纸的负责人朝Bernard Arnault高呼“滚出去,有钱的混蛋!”

我利用这个午休时间来了解一些电视主持人的一些小秘密。

“我最大的敌人是所谓的‘谈话要点’”, 她解释道,“为对抗他们,你必须给人们带来惊喜。这就是为什么我有时会问一些看似离题的问题,也是为什么我有时会犹豫不决的原因。正如孙子所说,这是一门兵法。你表现得不确定、软弱,而你的对手却自信满满,然后砰的一声!你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狠狠地揍了他一拳。可能看起来我只是偶尔即兴创作,但实际上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谨慎,这是我从纸媒新闻中学到的。”

当我问及她在自己的职业中最喜欢什么时,她热情地回答:“我喜欢紧张激烈的交互式访谈,想得到我要的东西需先有一番潜在的挣扎。”

那是什么才会让她疯掉呢?

“我受够了那些不断要求提前看问题的嘉宾,而我从来不会提前给出问题,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 无论如何,这不难理解,“我永远不会问Jean-Bernard Lévy有关以巴冲突这种毫无关联的问题!”

 

化妆室,下午2:45

卸妆是午后休息的最后一步。在这个舒适的房间里,Hedwige和化妆师拿她们的丈夫开玩笑,谈论他们的度假计划。

原来今天早上忘记刷睫毛膏了。“这些东西很重要,因为在屏幕上一切都可以看到。如果我在屏幕上看起来有点疲惫,肯定就会收到忧心忡忡的问候短信。而且,你永远也不能太过匆忙,有一次我在最后一刻赶到,声音又高又尖、上气不接下气,这太狼狈了!我吸取了教训!” Hedwige说道。

化妆环节也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可以在没有任何压力或手机干扰的情况下,对即将到来的访谈进行微调,最后一次回顾她的问题。

就在那一刻,她的手机开始震动,这次是Twitter,Total的总裁Patrick Pouyanne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一些严厉的评论,批评Jean-Bernard Lévy在接受Hedwige采访时所说的话,媒体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了。例如,《资本杂志》(Capital) 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是:“Total和EDF的老板们在公开交锋”。

“我们引起了轰动!” 她高兴地说,新闻就是这样诞生的。

图片

 

BFM商业频道编辑部,下午1:30

“对不起,现在我得工作一会儿了。” 

对Hedwige来说,工作意味着首先要回复电子邮件,她会不停地收到电子邮件。

“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那就是不要有超过3000封未读邮件。这意味着我花了很多时间使用Ctrl+D键(即在Outlook中删除消息的键盘快捷键)。工作也意味着寻找新的访谈嘉宾。到目前为止,下周的计划看起来捉襟见肘。”

这让我不得不问她,如果安排好的嘉宾没有来,她会怎么做。“我们随机应变”,她说。“我会打电话尽快找一个替补,或者我们请这里的一些专家来工作室,比如Emmanuel Lechypre。这种情况虽非常罕见,但确实很有压力。”

我问她最糟糕的记忆是什么。

“一个技术问题。有次我的嘉宾是微软的总裁Bill Gates,每个人都很紧张。然后他的耳机出了问题!不停地回响着口哨声,这就是*拉森效应(The Larsen Effect)。技术人员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包括更换耳机,但都不管用。

最后,他怒气冲冲地把听筒扔了下去。当时,我不得不用英语即兴进行采访心情糟糕的Bill Gates,地狱一般的经历。几名技术人员提出辞职。后来我们发现,这是因为微软的欧洲主管在那时没有按要求关掉手机!”

* 声反馈现象也被称作为拉尔森效应(The Larsen Effect),是一种发生在音频输出和输入端之间,特殊的声音循环导致的啸叫现象。

 

会议室,下午4点

主编会议在大楼角落一间被树木环绕的房间里举行。BFM商业频道主编Maud Aigrain总结了未来一周的关键事件:为一家她不想透露名字的初创企业筹集资金;政府对失业保险的新闻发布会;美联储会议(还不是宣布降息那次)等等。

所有即将到来的、相关的经济新闻都在计划清单上,出席的嘉宾名单也会被讨论。日程单逐渐被填满。尽管如此,日程安排仍是开放式的,以应对突发事件。

“周二,那要看Matignon的选择是什么时间了。我们必须不假思索地前进,做好准备,然后适应进度。”

“组织新闻演播就像玩一场大型的俄罗斯方块游戏,你在最后一分钟才发现碎片。”

图片

 

René Ravaud街,下午5:13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我和Hedwige一起去她的摩托车旁,它因粉色缎带而闻名于世,这是女性心脏协会(Coeur des Femmes)的标志,该协会资助与女性心脏病相关的研究。

“这很实用,因为这样更容易找到。” 她坐在车把后面。我轻率地问她,她要和谁见面。

“你可以直接说是和一位不能透露姓名的嘉宾会面,这听起来很神秘。看我甚至在给你的文章做总结!”

她说着,随之把车推向了环路……

 

END

 

作 者 | Arthur Haimovici

图 源 | hecstories、Letizia Le Fur等网络资料整理
编 译 | FHCY

校 审 | 宋 沫